五个真实案例揭开“心灵法门”的敛财本质
发布时间:2018-07-04 10:13:58 信息来源:新陕网 作者:苗苗

近年来,一个名为“心灵法门”的附佛外道邪教组织,在中国大陆疯狂地发展信众,经相关部门查明,目前“心灵法门”在册信徒已超过300万人。“心灵法门”大肆传播邪知邪见、迷信思想,诱导国内信众(包括港澳台等)多次参加其在境外组织的大型敛财集会(法)会,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今天,我们就用五个真实的案例,来揭开“心灵法门”邪教敛财的本质!

案例一、张佑军因为沉迷于修炼“心灵法门”,不仅丢掉了工作,还花掉了20多万的家当。

据“南方都市报”一篇名为《起底“心灵法门”:手握300万信徒 靠法会每年敛财数亿》的文章透露,45岁的天津人张佑军,曾在一家国企上班。2014年4月逛寺庙的时候,偶然看到“心灵法门”在摆摊宣传,很快就被“心灵法门”所迷惑。加入“心灵法门”半个月后,就因整天“修炼”影响了工作被单位开除,从此张佑军就开始了全职修炼。“一天至少花12个小时以上。”2015年6月,妻子受不了他没日没夜地“做功课”与他离婚。对于妻子的离去,张佑军依然觉得“无所谓,我有心灵法门”。张佑军前后参加了11场法会,共花费20多万元,那是他家里的所有存款。

张佑军说,每次法会,“心灵法门”都会鼓动信徒们捐款,“5000是起捐数,如果不捐,就会受到别人的冷眼”,王佑军坦言他也曾因为怕这种冷眼而多次捐款。“卢台长一年至少有11个月在外办法会,如果按每场法会2万人,每人捐款5000元算,一年得多少钱?这是办教还是敛财?”张佑军开始有所怀疑,“台长要求境内各共修组绝对不得设功德箱,不集资、不敛财。他自己却在世界各地召开的法会上公开设立功德箱。”

在2014年的香港法会上,张佑军亲眼看到“瘫痪7年”的天津信徒刘富林就在“卢台长”的“加持”下,从轮椅上奇迹般地站了起来,先是慢走了几步,然后再跑了四圈,震惊了现场一万八千多信徒。可是后来得知,那是“卢台长”和刘富林演的一出双簧,刘福林根本就没有瘫痪。还有一次海外法会上,一位母亲带着患精神病的儿子向“台长”求助,“当时那个精神病儿子在法会上失控地大喊大叫,谁也劝不住,台长加持后,他突然很听话地安静下来。”回国没过久,张佑军再一次从同修那里得知,这也是一个骗局,那个“患精神病”的孩子分明是正常人。

于是,张佑军开始上网查真正的佛法知识,逐渐觉得自己为之倾家荡产的“心灵法门”就是一个骗局。“后来听到大家揭露的骗局越来越多,我就慢慢不再信了。”据张佑军揭露,2015年5月,一名女信徒私自变卖家中房屋,得款123万元全部捐给了卢军宏依托电台创办的实体机构——东方台秘书处。

案例二、黄茵夫妻先后为“心灵法门”花了十多万,丈夫梁平却突然猝死。

黄茵夫妻可是夫妻双修“心灵法门”的典范。当时因黄茵的母亲患了胃癌,跟随丈夫梁平加入了“心灵法门”的修行。尽管她每天念八九个小时经,不再去上班,但依然无济于事。在母亲去世4个月后,黄茵49岁的姐姐患脑动脉瘤出血住院。因梁平“上海共修组”主力的身份,全国的信众都为黄茵姐姐念经,祈求治病。可黄茵的姐姐最终还是去世了。更让黄茵想不通的是,只有43岁的丈夫梁平,修行“心灵法门”的5年来,每天不到4时就起床,做完念经功课后,在上班前拿着“心灵法门”的书籍,到菜市场、地铁口或人流多的地方发放来积功德。如此诚心修炼的丈夫,却于2015年8月在帮另一名信徒搬完几箱书之后,突然倒地猝死。

亲人的连续离开让黄茵悲痛不已,她打电话给卢军宏,却被卢军宏定义为“敛财,邪淫”。这让黄茵接受不了,黄茵查询了丈夫所有银行卡和社交软件聊天记录——没有多余钱财,和女性交往的信息也没有暧昧的言语,聊天记录都与弘法做功德有关。相反,因大量送书“度人”,先后为“心灵法门”花了十多万元,导致家庭生活日渐困难,何来敛财只说?这让黄茵对卢军宏产生了怀疑。通过上网搜索,黄茵发现了一个反“心灵法门”的群,她才发现有更多人和她一样对“心灵法门”持有怀疑。这更坚定了她退出“心灵法门”。她的退出,遭到了很多信徒的恐吓和诅咒,咒她的儿子会成为孤儿,咒她半年之内会遭横死。

黄茵夫妻先后在“心灵法门”花了十多万,其中,为卢军宏捐款8万,放生花费2万多元,此外还有参加法会、邮寄书籍等费用。在退出“心灵法门”后,黄茵建了一个反“心灵法门”的微信群,目前已有200多人。她经常转发揭发卢军宏的文章,希望其他的信徒看到后能够醒悟。(2017年7月31日“中国新闻网”《男子创办“心灵法门”:自称菩萨化身 每年敛财数亿》)

案例三、李琳大娘修炼“心灵法门”换来“病危财尽”。

53岁的李琳大娘虽然没什么大病,但时常感到力不从心。在邻居的指点下,她开始一丝不苟地照着“心灵法门”的要求去“修炼”。念经、放生、烧小房子、出境参加法会、捐款、吃素……修炼占据了李大娘全部的时间,退休金也被折腾光了。可李大娘的脸色却越来越差,身上越来越没劲儿,终于,李大娘晕倒了。医院诊断为严重的营养不良导致晕厥,已经到了危及生命的程度,并向患者家属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李大娘的儿子恨恨地说:“我妈本来没病的,卢军宏非说我妈有业。得念经、放生,还得吃素,家里那点钱全被卢军宏骗走了,这个心灵法门 太坑人了。”(天津网 每日新报《修炼“心灵法门”换来“病危财尽”》)

案例四、王淑兰30万元因“心灵法门”泡汤。

王淑兰家住沂南县县城,经营着一个婚庆用品门店,丈夫是沂南县一家信用社的中层领导,工作体面。儿子大学毕业不久,就在县城工作了,并很快找到了女朋友,定下了婚事。在外人眼里,王淑兰是家里家外的一把好手,也是个有福气的女人。但谁会想到,她因信邪教差点把家毁了。

2013年11月,王淑兰无意间浏览到了“心灵法门”的网站,她开始在网络上看视频,听讲座,并接触到了一些所谓的“佛友”。后来王淑兰越陷越深不能自拨。2014年春节过后,王淑兰开始响应“卢台长”的号召,不顾一切去香港参加所谓的“法会”,并偷偷地将自己辛辛苦苦经营所需的流动资金拱手相送给“法会”。为了弘扬“教义”,王淑兰彻底把店铺关门,把生意停下,开始到周边的寺庙、教堂、市场等场所发放《天地人》、《图腾世界》、《白话佛法》等非法书籍,并将家里所有积蓄三十多万元,全部交至“心灵法门”邪教组织用来充当活动经费。

王淑兰家中全部积蓄没有了,儿子的女朋友及其家人听说王淑兰加入了邪教组织后提出退婚,儿子索性也辞去了储蓄所的工作,一个人外出打工,丈夫急怒之下病倒了,并向王淑兰提出离婚。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心灵法门”给毁了!(“凯风网”2016年12月07日《30万元因“心灵法门”泡汤了》)

案例五、女白领因沉迷“心灵法门”辞职。

家住闵行区年约六旬的老居士张女士的女儿,自从修行“心灵法门”后,便整日呆在家里不肯好好上班,后来索性辞职,眼看30岁还没有谈对象,让父母担心不已。

张女士说,女儿以前在一家国际物流公司上班,是外企女白领,现在辞职在家,整日念经,烧“小房子”。更让张女士担心的是,现在女儿感冒、发烧、胃疼等都不肯去医院治疗,还坚称听从“卢台长”的训诫“修行”。一个外企白领就这样深陷“心灵法门”邪教的泥潭不能自拔,不但误了自己的青春年华,更让年迈的母亲焦虑万分!(2013年9月9日《新闻晚报》)

张女士的女儿到底被“心灵法门”邪教骗了多少钱,晚报没有具体的报道,可有一个细节说的很明白,就是这个外企白领,整日在家念经烧“小房子”。烧“小房子”就是“心灵法门”敛财的一大手段,教首卢军宏把佛教的四个经咒(心经、大悲咒、往生咒、七佛灭罪真言)肆意编排拼凑成一张符纸,称之为“小房子”。卢军宏声称这个“小房子”“在天上是大能量,在地下是大票子” “一张小房子在地府可以顶10根金条”,大肆宣扬烧“小房子”才能消灾避难,治病免灾。就是这样一张“小房子”,是需要信众花大价钱从卢军宏手中购买的。像张女士的女儿整天在家烧“小房子”,不知道被卢军宏骗了多少钱?反正从前面张佑军、黄茵人的揭露来看,信众动辄就是几百几百的烧“小房子”,那是非常普遍的事实!

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我就不再一一赘述,从这五个案例我们就可以清楚地看清“心灵法门”的敛财的本质!据有关部门透露,卢军宏通过每年组织信徒参加在马来西亚、中国香港等地召开的10余场大型法会,以及通过设立功德箱,组织拜师仪式、高价出售“小房子”、兜售结缘物品、放生等方式大肆非法敛财,每年获取的非法财产高达数亿元,这足以说明“心灵法门”的敛财本质!

分享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麟游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麟游县数字化信息服务中心

地址:麟游县西大街8号 投稿邮箱:lyzfxxw@163.com

陕ICP备06012309号  陕公网安备 61032902000104号

网站标识码:6103290003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8.0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