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焦虑情绪在挽救中的运用
发布时间:2018-06-25 18:37:25 信息来源:凯风网 作者:蒋政

焦虑(anxiety)是一种内心紧张不安,预感到似乎将要发生某种不利情况而又难于应付的不愉快情绪。焦虑与恐惧情绪相近,不过恐惧是面对危险时发生,而焦虑发生在危险或不利情况来临之前。焦虑与烦恼不同,烦恼主要是对已经发生的事情而言,而焦虑是指向未来的。焦虑并不都是有害的,适度的焦虑甚至是有益的。

本文在研究焦虑情绪对挽救工作的实践意义和把握原则基础上,试图对焦虑情绪在挽救中的运用步骤作具体探讨,其目的在于探求适度焦虑对挽救工作的有益价值,以增强挽救实效性。

一、焦虑情绪在挽救中的实践意义

焦虑虽然是一种痛苦的体验,但它有重要的适应功能。一是信号功能,即提醒人们警觉已经存在的内部或外部危险,在人们的生活中起保护性作用。二是动员机体处于战斗准备状态,因而适度焦虑时行为的效能可能更好。三是参加学习和积累经验的过程,帮助人们提高预见能力,不断调整自身行为,学习应对方法和策略。只有焦虑过度才视为病理性的。

邪教成员在坚守负性信念和缺乏焦虑中,会对即将来临的邪教危害毫无准备,其内心看似平静的背后,掩藏的却是邪教成员对于邪教组织即将给自身带来的种种危险毫无察觉,其实质是处于麻木状态。因为缺乏由焦虑引起的摆脱邪教控制、规避邪教所致危害的主动性和自觉性,致使填鸭式的灌输挽救事倍功半甚至一无所获。因此,挽救中首先应使邪教成员意识到自己身处邪教即将加害的困境,才能使邪教人员以急于摆脱困境的焦虑情绪来启动脱离邪教控制的内在需求。只有此时:第一,邪教成员才接收到了邪教加害的危险信号,并采取有效措施对付这种危害,或者重新审视邪教和自己以前所作所为的正确性,或者立即脱离邪教组织不再练功。第二,邪教成员由此引发的焦虑情绪会使其器官产生兴奋状态,血液循环加快,代谢升高,警觉性增强,进而为对付邪教的即将加害作适当准备。第三,邪教成员会主动寻求家庭成员和社会的帮助,努力调动已习惯的经验能力,千方百计规避邪教加害的风险。此时开展挽救工作,才可能得到邪教成员的支持配合,才能变单向灌输为双向互动,也才能促进邪教成员摆脱麻木状态尽快醒悟,重返社会。

二、焦虑情绪在挽救中的把握原则

焦虑作为痛苦体验和负性情绪,是邪教成员转化中需要付出的必要代价,就像医生治病要病人吃药一样,尽管“是药三分毒”,但只有让病人服药才能治好病。运用焦虑情绪促进挽救,关键是要把握好“度”。

1、适时原则。激发焦虑的时机选择非常重要,一旦使邪教成员意识到邪教组织可能给其带来的种种危险,邪教成员即会产生摆脱邪教的强烈要求,此时就需要挽救者及时跟进系列挽救措施,不断加大挽救工作力度,进而帮助邪教成员破除“法理”迷障。否则,只会使邪教成员徒添焦虑,徒增烦恼。

2、适度原则。焦虑具有五个特点:一是焦虑是一种情绪状态,其内心体验是害怕,如提心吊胆、忐忑不安等;二是焦虑情绪是不快的和痛苦的体验;三是焦虑情绪指向未来,可能会给人以强烈的感觉;四是用合理标准来衡量,诱发焦虑的事件与焦虑的严重程度可能会不相称;五是在焦虑体验同时,可能会有躯体不适感、精神运动性不安等。这就要求挽救者实事求是地给邪教成员指出邪教带来的危害程度,不能夸大其词。同时,如果发现邪教成员过度紧张不安,要及时给予疏导减压。

3、可控原则。运用焦虑情绪开展挽救的目的是使邪教人员尽快避免邪教组织可能给其带来的更大危害,因此必须坚持以人为本的基本原则及“和谐教转”、“阳光教转”的工作思路,使焦虑情绪的激发程度完全掌握在挽救者的可控范围内。工作中要随时观察、掌握尺度,做到对过程和结果的完全控制。同时,也不是所有的挽救工作都必须运用此方法。

三、焦虑情绪在挽救中的运用步骤

1、激发自我需求。即通过引导邪教成员认识邪教已经给其带来的危害和即将进一步加害的危险,激发邪教成员要求摆脱邪教组织精神控制的主观意愿和内在需求。这种引导应视不同邪教成员个体参加邪教的动机和痴迷类型而定,方法选择灵活多样,挽救内容也十分丰富。如对“强身健体”型人员,可循序渐进地运用好四步推进法。第一步,告诉邪教成员LHZ及其亲属有病就医的事实,讲解好邪教成员练功后自我感觉“病好了”的真实原因。第二步,例举邪教成员因练功延误病情导致死亡的典型案例,这方面本地个案效果更好。第三步,对坚持“练功治好了自己病”的邪教人员,要求陪同其到大医院作医学检查,若邪教人员配合则检查结果即能证明其练功成效,若不配合则说明其自身也无法确定练功效果。第四,展示拒医拒药死亡的邪教成员的图片资料或让本地死亡人员亲属现身说法。随着四步法的推进,邪教成员会逐渐产生“练功治病”的认知动摇,不同程度地激发脱离邪教的自我需求。自我需求与焦虑情绪是相伴产生的,一旦邪教成员不愿受邪教的继续伤害,也就会不同程度地产生焦虑。

2、促进认知转变。即运用邪教成员的焦虑情绪破除邪教“法理”迷障,帮助其认清邪教歪理邪说的荒诞及邪教本质,从根本上防止反复。要把邪教成员急于摆脱邪教组织控制的焦虑变为主动认识和揭批邪教歪理邪说的积极性,一是主动配合挽救者与其共同剖析及探讨邪教法理;二是学会站在批判的角度分析FLG歪理邪说;三是积极地反思行为,主动揭批邪教已经给其带来的现实危害。仍以“练功治病”型为例,挽救者要引导邪教成员正确认识LHZ“消业”说的具体内容和险恶用心,找到其归纳推理法运用中的逻辑矛盾,教育邪教成员尊重科学和相信医院、医生、医学。邪教成员的焦虑只有引导到对邪教法理的批判精神和尊重科学的求是态度上,引导到对邪教歪理邪说的正确认知上,才对挽救工作有促进作用。

3、帮助调整行为。即将邪教成员的焦虑情绪变为调整练功行为习惯的信心和毅力。迄今依然痴迷的邪教成员,练功史至少有十年,有的练功甚至伴随其成年以来的多数时光,因痴迷所形成的练功等行为习惯已具有一定的定势作用,自我纠正的难度可见一斑。由于适度焦虑时行为的效能可能更好,因此挽救者要引导邪教成员努力克服由于改变原有行为习惯所带来的不适或痛苦,尽快度过适应期,尽早回归正常生活中来。譬如,以前由于痴迷邪教每晚四、五点都要起床打坐,现在虽然不练功了,但晚上四、五点都会因惊醒而无法入睡,在此不适应期中,需要邪教成员将摆脱邪教控制的焦虑情绪转化为改变原有生活习惯的坚定毅力和自觉行动。还有相信“练功治病”的邪教成员,以前生病都用“苦熬”的办法,现在生病就上医院,从有“上医院”的想法到具体行动,也是需要有一定毅力作为支撑的。

4、及时消除焦虑。按理说,邪教成员脱离邪教组织不再学法练功,激发邪教成员焦虑情绪的起因得以控制,邪教成员就应该消除了焦虑情绪,回到了正常生活。但事实上,脱离邪教后又会引起邪教成员产生新的焦虑情绪。譬如:我原来相信邪教拒医拒药,现在疾病是否拖得更严重了?是否因延误最佳治疗期就无可救药了?信仰邪教十多年后一无所有地退出,家人、亲朋好友和邻居怎样看自己?是否再无脸见人?等等。因此,帮助邪教成员脱离了邪教组织并不是挽救工作的结束,还要通过生活、工作等方面的关心帮助,使邪教成员真正融入社会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尽管焦虑是一种负性情绪,但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焦虑,当旧的焦虑情绪被消除时,也许新的焦虑还会产生,这就是鲜活的社会生活。运用焦虑情绪开展挽救促进邪教成员转化,这是挽救中不容回避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讲挽救过程其实就是帮助邪教成员消除焦虑、避免邪教危害的过程。只要挽救者坚持人本主义精神和以人为本的原则,从邪教成员的长远利益出发,就可以帮助转化更多的邪教成员,并促进其尽早摆脱邪教的控制,尽快过上正常人的幸福生活。(作者系乐山师范学院讲师)

分享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版权所有:麟游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麟游县数字化信息服务中心

地址:麟游县西大街8号 投稿邮箱:lyzfxxw@163.com

陕ICP备06012309号  陕公网安备 61032902000104号

网站标识码:6103290003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8.0浏览器